【日記】暴風過後,重建才是考驗的開始:腫瘤破裂後的復原之路

關於進入急診室後的檢傷分類,各種像跑台考試一般的檢查,我就不細說了。

 

經歷了一大番折騰後,腫瘤在我體內散布成所謂的腹血

醫生評估沒有立即的危險,但需要長期的修養讓這些殘骸能有機會被身體所吸收,不然依舊是要開刀吸出的。

 

腫瘤在卵巢的破裂就像是我的身體流失了一個七公分大的寶寶,雖然暫時不用開刀了,但對身體的傷害,其實並沒有減少。

從疼痛減緩開始,我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體力的大幅度下降。那種感覺就像是大腦很努力的告訴自己要打起精神,身體的每一寸肌肉卻仍然滯留原地,無力動作。於是我跟學校請了長假,回到宜蘭修養。

每次說到這段,我總是帶點調侃自己的跟朋友們說,生孩子的所有歷程我都像經歷了一樣,就連最後一個「坐月子」都沒放過。

 

遠離台北的喧囂,我在宜蘭休息了大半個月。

與其說是身體的修養,我總覺得心理上的沈澱可能更多一些吧。

整件事情發生得好快,從得知、尋醫、準備開刀、破裂、修養,我就像在幾個星期內用快速跑馬燈,閃過一個意外的過程。

而在這整個過程內,好多好多的情緒,其實是沒來得急消化的。

 

腦海中最大的疑惑始終沒有離開過。

「這是人生關鍵年,我要考大學了,期待已久的,大學。」

但是,現在的我,還能面對這場仗嗎?

 

這整個月,應該是我很多年來最放過自己的時候了吧。

不做太多的事,專心修養,也專心思考著下一步。

 

經歷了各種現實與夢想的拔河,理智與情感的掙扎

最後,我選擇了一條從沒想過的道路——休學。

 


 

關於這個決定,我經歷了很多人的質疑,包括家人。

當初做下這個決定,其實我比任何人都要掙扎且難受。打贏聯考這場仗,是我一直以來都非常期待的,除了壓力以外,更多的是對於進入大學生涯的興奮。休息一年對我來說最大的痛苦不是要看著所有同學都上大學而我還在高中的心理調適,更不是聯考制度是否會因為接下來十二年國教學生而有所改變,我最痛苦的是掙扎著上戰場的方式。

那時候Vi媽總說,「你可以負傷上陣但是全力以赴,萬一失敗了,明年重考就好啦」而這聽起來,其實的確也有幾分道理。

 

但我後來想通的是,如果我急著在這一年拚赴戰場,無論考試結果,我的身體都還是在受傷狀態,而且不僅沒有修復還更加折騰。

這樣一來,就算考上了,我的身體是否有能力面對接下來的挑戰?若今年失敗了,又是否有體力面對重考的難關?

不論大家的觀點是什麼,至少我確定,休學對我來說,從來就不是一個逃避的決定,而我也始終對此負責。

 


 

從生病到現在,半年過去了。

這篇應該是瘤瘤日記的最後一集了,我與卵巢瘤的故事暫時告一段落,但這件事教會我的成長與體悟,仍然會陪著我在接下來的人生裡。

 

現在的我,很幸運的,幾乎可以說是完全康復,也準備好面對未來的挑戰了。

但誰也沒辦法保證,未來還會不會有類似,或是更可怕的事情發生,畢竟醫生也說了,要小心復發。

失去健康的身體,就像沒有插上電源的機器,即使擁有再先進的功能與技術,都無法展現。

除了勇敢面對、保持樂觀以外,我想,這才是上帝在這個考驗中,希望我永遠記住的事吧!

 

 

picture source: PICOGRAPHY, PIXABAY, PEXEIS

 

 

instagram logofacebook logoyoutube log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