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三年過去了,但她卻好像,從沒離開過。

三年了。

從第一次在超音波的螢幕上與她相見,到看見她變成急診室裡的一灘鮮血,
然後在那響徹雲霄的救護聲中,逐漸從顯示器上的黑白影像中消逝。
震盪的畫面裡,不再擁有白色球狀的固體,也不再擁有如吞噬般的黑影。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個零散的記憶片段,記錄著我與她的故事。

說真的,有時候回想,還是覺得滿不真實的。

我深刻記得那天與她道別的場景。

聽著醫護人員喜悅與祝賀的問候,感受著家人感動和放心的情緒,
好像全世界都在為我高興,為我歡慶。
但我卻忘了自己當時臉上的表情,忘了當時存有的思緒。
只記得,好像所有的故事,都在那一刻化作平靜。

那是一種很深刻的平靜。

不是像沒有事情發生過,更不是重度創傷後的選擇性失憶,
而是一朵小花,在寧靜的春日裡,終於突破厚土,而後發芽、綻放的那樣平和閑靜。

我與瘤瘤的故事,從來就是驚濤駭浪多過於流水細長。

就像是留在那個時間軸裡的記憶,沒有人願意回想,沒有人願意觸碰,
當然,更沒有人願意重來,包括我在內。
屏除掉每個月經痛時,因為腫瘤後遺症所提高的疼痛敏感度以外,
改不掉的,是每回右下腹部稍微有些陣痛時,我都會反射性地開始與她說話的習慣。

但除此之外,她卻又好像,從沒離開過。

我指的不是我還感覺得到這七公分的固體仍在我身體裡,請大家不要擔心。
而是她好像成為了我最堅實的戰友,
像嵌入了我的日常裡,陪我一起度過悲喜,在我的思考模式裡,持續流動著。
她好似已然流淌在我身體裡的每個細胞裡,真的,就像從來不曾逝去。

我想念她,卻也不想念她。

我不想念她在我身體裡抗戰時的痛楚,
但我想念與她一起奮鬥時,那逼不得已的現實成長。

我曾經從日記裡擷取出來,在Instagram上寫下這樣的一段文字:

每一次演講,只要有講到生病的那段時光,
我都會發現,自己的堅強遠比想像中微小,但勇敢卻比想像中堅實。
其實我不是不怕,只是選擇擁抱恐懼,而後面對。
我不與她抗爭,但跟她對話。
她教會我緩,教會我傾聽;反之,我與她分享生命。

我和瘤瘤,從相遇,到揮別,
就像我靜靜地站在地平線的彼端,
只見那向陽處的一道微光,從細縫裡竄出,無限擴大。
回首思考後才發現,
或許這樣的考驗,是為了讓更多的情感與文字,持續力量,持續震盪。

現在重新讀過這段文字,我想跟瘤瘤說聲謝謝。

因為她的出現而被迫停下的瞬間,像是走慢了時間,卻帶來屬於我的答案。
我與她的相遇,興許不是一段久別重逢的緣分,但我由衷感謝這突如其來的萍水相逢。

瘤瘤是我重新提筆的契機,也是這個網站的開端。

沒有瘤瘤的出現,就沒有現在學習柔軟,適應彈性的我。
也沒有此時此刻在這裡,喜歡用文字跟你們分享故事的Vi。

 

延伸閱讀:瘤瘤日記 – 用文字記錄著Vi與卵巢瘤的抗戰歷程

Photo credit: Vivi Lin, Unsplash

 


更多Vivi的相關資訊 & My daily life

instagram logofacebook logoyoutube log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